作者:倪曄律師 
案件背景介紹
 原告為無錫的一家公司,被告為國家工商局商標評審委員會(商評委),而第三人為江陰的一家公司。因本案涉及商標注冊的合法性問題,故商評委成為本案被告,但實際的爭議是發生在原告和第三人之間。原告與第三人雖分屬無錫和江陰,但兩公司的實際經營地卻僅相隔幾十公里,兩公司之間一直存在競爭關系。
 原告主要從事清洗劑、上光液、綿羊油皮衣擦擦膏以及皮革去污增亮膏等商品的生產銷售,并于1995年注冊了GIANT奇安特商標,指定使用商品為皮革膏、皮革上光劑、上光劑、鞋油上,并一直使用該商標。
 第三人于1997年也申請注冊了一個奇安特商標,指定使用商品為去漬劑、研磨劑、香料、化妝品、牙膏、熏香。此后,又于1999年注冊了另一項奇安特商標,指定使用商品為皮革去色劑、家用除垢劑、廁所清洗劑、玻璃清洗劑、玻璃擦凈劑、去油劑、去垢劑、去霧水、去污粉、人造革清洗劑、皮革清洗劑。顯然,第三人的兩項商標的指定商品中包含了原告實際生產的產品,包括清洗劑、上光液、皮革去污增亮膏等商品。如果第三人的商標持續有效,則實際上第三人在任何時候禁止原告在清洗劑、上光液、皮革去污增亮膏等商品上使用奇安特商標,這對原告公司而言是一個巨大的威脅,因此原告針對第三人的兩項注冊商標向商評委提出爭議申請,請求商評委撤銷第三人的兩項商標注冊。
 然而,商評委未支持原告的撤銷申請,繼續維持第三人的商標注冊。原告就此針對商評委的行政決定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。本所代理了本案的一審和二審程序。

案情評述
 在一審訴訟程序中,代理人提出如下理由:
 1.原告在被爭議商標申請注冊前,原告就已經在清洗劑、上光液、綿羊油皮衣擦擦膏及皮革去污增亮膏商品上使用“奇安特”商標。
 2.原告對其使用的“奇安特”商標作了廣泛宣傳,從而獲得一定影響力。
 3.第三人是在明知原告已使用“奇安特”商標的情況下,申請注冊被爭議的商標。
 4.《商標法》第三十一條規定,“申請商標注冊不得損害他人現有的在先權利,也不得以不正當手段搶先注冊他人已經使用并有一定影響的商標。”由本案的事實可知,第三人的行為屬于該條規定的情形,應當予以撤銷。
 然而,本案第三人在商標爭議程序中提交了一份所謂落款時間為1992年的“雪豹/奇安特運動鞋修飾液科學成果鑒定證書”,并以此證明其使用奇安特商標早于原告。
 顯然,如果該“鑒定書”的真實性和關聯性得到法院的確認,則原告的訴訟理由就不能成立。因此,代理人針對該“鑒定書”提出了如下意見:
 1. 這份證據為重新加蓋公章的復印件,而新加蓋公章的單位名稱與原鑒定單位名稱不符,因此其真實性存疑。
 2. 這份證據是一份孤證,第三人沒有提交其它證據證明其曾使用 “奇安特”商標。第三人聲稱其雪豹/奇安特運動鞋修飾液產品已創產值950萬元,卻又不能提供樣品,在這種情況下,該“鑒定書”的真實性無法確認。
 3. 所謂的“雪豹/奇安特運動鞋修飾液”并不是指“雪豹/奇安特牌”的運動鞋修飾液,其實是指“雪豹牌”的與奇安特運動鞋配套的修飾液。第三人在行政程序中承認,“92年4 月間將該‘運動鞋修飾護理液’多次送樣到奇安特鞋業公司技術部試用謀求配套”。由此可以推斷,報謂“雪豹/奇安特運動鞋修飾液”其實是指“雪豹牌”的與奇安特運動鞋配套的修飾液。
 但是,一審法院沒有對原告的訴訟理由給予必要的重視,卻依據真實性和關聯性均十分可疑的“雪豹/奇安特運動鞋修飾液科學成果鑒定證書”,并且在沒有其它證據佐證的情況下,認定第三人在先使用奇安特商標,從而維持了被告的行政決定。原告對此當然不服,故提起上訴。
 在上訴程序中,代理人進一步指出:
 1.這份鑒定書本身不是原件,而只是由當地輕工業公司補蓋公章以證明其真實性。然而,補蓋的公章的時間在不同的證人證言中也并不一致。而補蓋公章時,蓋章的輕工業公司已經不存在了。
 2.第三人不能提交帶有爭議商標的商品,這足以證明其從未在產品上使用爭議商標。
 最終,在代理人的努力下,二審法院認定“鑒定書”的真實性存疑,故不足以證明第三人有在先使用奇安特商標的事實,而原告的使用該商標的證明真實有效。并據此判決撤銷被告的行政決定。

專利侵權訴訟中公知技術抗辯的運用

上一篇

下一篇

注冊商標申請授權行政訴訟中對商標使用證據的認定

添加時間:

本網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計算及安全服務 Powered by CloudDream
湖北快三